招商加盟热线:

2

业精于勤荒于嬉 行成于思毁于随

当红女歌手被骗堕胎,星途尽毁:爱上摇滚老炮是缘,还是劫?_1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1-12-15 18:01

html模版当红女歌手被骗堕胎,星途尽毁:爱上摇滚老炮是缘,还是劫?

文/文刀贰

斯琴格日乐是地道的蒙古姑娘,声音清亮高亢,

潇洒帅气的斯琴格日乐一共有过两段恋情,

可每段恋情都让她伤得体无完肤,

13年的初恋转身娶了别人,

而那个叫做臧天朔的男人,

她只能用“那个人”去形容他,

究竟是怎么样的伤痛,让她一直无法面对?

一、十三年初恋

1968年,斯琴格日乐出生在内蒙古,

家中一共有四个姊妹,斯琴格日乐是家中的老三,

母亲说,她们四姐妹就是家中顶天的柱子。

斯琴格日乐从小就很沉默,

总是默默地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

就连姐姐去谈恋爱也跟着。

蒙古儿女从小善舞,

斯琴格日乐14岁就进入民族歌舞团,

在学校一直名列前茅。

只是沉默的她总是无法融入集体,

每次活动,她总是一个人待在一边,

默默地看着,人群的喧闹喜乐都与她无关。

18岁时,斯琴格日乐得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她被分配到了家乡的民族歌舞团,

可因为专业能力普通,家庭背景也不过硬,

斯琴格日乐并没有得到重用,

还因为沉默内向的性格,成为了团里的“小透明”。

有一天,团里的“小透明”遇到了另一个“小透明”,

两个不善言辞的人相遇,

他们有着相同的爱好,相同的性格,

没多久,他们就碰撞出了爱的火花。

这另一个“小透明”就是斯琴格日乐的初恋,

他也是内蒙古人,长得魁梧高大,

在男友的引导下,最给力的老牌利来国际,他们一起走上了摇滚乐的道路。

那时的摇滚风异军突起,

男友迷上了摇滚乐自己学习吉他,

斯琴格日乐每天陪着男友练吉他,也慢慢学会了贝斯,

想着两个人未来可以一起组乐队。

随着学习的深入,他们成了摇滚的狂热爱好者,

对玩音乐这件事越来越痴迷,

甚至想自己买琴做音乐。

当时一把好琴的价格破万,

在那个年代,一万块钱可以干好多事,

买琴成了斯琴格日乐和男友两人最犯难的事。

1990年,

22岁的斯琴格日乐和男友组建了自己的乐队,

并在乐队里担任贝斯手。

北京成了摇滚乐手的向往之地,

无数的音乐人都怀着对摇滚的热爱奔赴于此。

可此时,斯琴格日乐的“苍鹰乐队”连一把好琴都没有,

如何在北京那么多的佼佼者中脱颖而出?

权宜之下,他们决定前往深圳,

先去赚钱买一把好琴,

然后再前往北京追寻音乐梦。

他们来到深圳驻唱,每天能赚几十块钱,

就这样攒了三年,

终于攒够钱买了一把好琴,踏上了北京的追梦路。

在前往北京的途中,

斯琴格日乐他们找到了一位同样热爱音乐的主唱“杨坤”,

有了杨坤的加入,“苍鹰乐队”改名为“骑士乐队”,

众人凑钱创作了乐队的第一首原创歌曲《蒙古骑士》,

带着歌曲到处寻找机会。

北京有太多的北漂,

斯琴格日乐他们在北京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

常常是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睡在仓库里,吃着馒头配咸菜。

好不容易在一家酒吧面试成功,

可老板只要主唱,斯琴格日乐转身潇洒离开,

她对乐队的人都很信任,可杨坤却选择了留下。

杨坤的做法惹怒了斯琴格日乐,

说好要一起做音乐,

结果因为一时的“甜头”,杨坤就抛弃乐队,

她当场和杨坤绝交,从此断了联系。

直到很多年以后,斯琴格日乐才理解杨坤,

毕竟那时的日子太苦了,

杨坤热爱音乐,需要一个出头的机会,

一群人在一起,能出头一个算一个吧。

在这种穷困的考验下,

杨坤只是离队追寻另一个音乐梦,

可斯琴格日乐的男朋友却在穷困下,

逐渐忘记了初心。

因为一直没有出头的机会,

忧愁之下,男友意外染D。

吸D后的他完全变了样,

不仅将所有的钱拿去吸,

还把曾经视若珍宝的琴以六百的价格“贱卖”,

这一举动让斯琴格日乐彻底死心。

当初为了音乐,他们攒了三年钱才买上那琴,

琴对于他们来说,比天还重要,

就连外借都不舍得。

男友染D后,斯琴格日乐并没有放弃男友,

可当男友贱卖琴时,斯琴格日乐破防了,

她明白,那个为了音乐痴迷的男人一去不复返了。

她将男友送回老家,让他的家人帮他戒D,

一个月以后,男友的D是戒了,

可斯琴格日乐却得到了一个比男友吸D更难过的消息,

男友结婚了!

另娶他人的男友不好意思面对她,

只有他家人带来的一句话:

“你是个好姑娘,他不想拖累你,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相恋13年,一直吃苦追梦,

到头来终究是黄粱一梦,

当初的音乐梦没有了,

当初爱的女孩也不要了,

斯琴格日乐痛苦,却只能咬牙一人坚持,独自北漂。

直到多年后,故人再次重逢,

男友变成了最普通的蒙古男人,

有老婆孩子,成了酒鬼,斯琴格日乐也释怀了。

二、女性摇滚第一人

之后的日子,

斯琴格日乐遇到了一个人“臧天朔”。

臧天朔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

他比斯琴格日乐大四岁,

六岁开始就先后跟着四位老师学习钢琴,

17岁就开始在北京各种专业的文艺团里打工,

参加过很多乐队,

20岁发布了自己的处女作《心的祈祷》,

22岁跟着关峡老师学习古典和声。

臧天朔赶上了摇滚乐的发展的好时光,

在圈内有了一定的地位,

跟很多有名的音乐人也成了好朋友,

成名后的臧天朔开了酒吧,扶持一些音乐新人。

1994年,30岁的臧天朔来到了一家酒吧,

一进去,他就被一头短发的女贝斯手引起了注意,

这名女贝斯手,正是斯琴格日乐。

在那个时代,很少有女生玩贝斯,

但仅仅一个女贝斯手,还不足以让臧天朔痴迷,

真正吸引臧天朔的,是斯琴格日乐的歌声,

他是这样形容斯琴格日乐的:

“就像草原上刮来一股清新的风,

不是沙尘暴,是很清新的风,

抚摸着我们每一个人。”

臧天朔可是音乐界的老江湖,

面对这样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他怎么能够放过,

他当即邀请斯琴格日乐加入乐队。

臧天朔在音乐界的名声响亮,

这样一个才华洋溢的男人,

斯琴格日乐怎么能够抵挡,

她觉得她的出路终于来了。

作为摇滚老江湖,臧天朔是有名的暴脾气,

每次训练有乐手弹错,难免会被臭骂一顿,

气急了,臧天朔还会摔东西。

臧天朔的暴脾气可不仅仅是对手下的乐手,

即使是在音乐会上,

仅仅是因为演出途中被主持人插话,

臧天朔也不顾座下的观众,直接暴怒:

“说说说,我是你干爹你怎么不给大家伙说说?”

唯独对斯琴格日乐,臧天朔难得的温柔,

不管是弹错了还是唱得不好,

臧天朔都耐心地指点,十分温柔,

斯琴格日乐说:

“他对别人太苛刻了,十分过分,

在教训我时轻多了,会选择语言,对我还有所保留。”

除了训练时的偏爱外,

臧天朔还一路“偏爱式”的提携着斯琴格日乐,

出席活动,外出聚会,演唱会,都带着斯琴格日乐。

他把改编过得《山歌好比春江水》给了斯琴格日乐,

斯琴格日乐以为自己只是去垫个音,只是随便唱唱,

得知是要表演时,想要重录,

但臧天朔却肯定道:“我觉得挺好的。”

之后南宁民歌会上,

斯琴格日乐成功凭借这首歌爆红。

2000年,央视邀请臧天朔唱歌,

臧天朔把斯琴格日乐也带上了央视的舞台。

对于这个登上舞台的“新人”,

众人都疑惑不解,为什么她可以上舞台,

臧天朔却直白地表示:

“我现在反正就这样,人一请我我就说,

我得带着斯琴格日乐,斯琴格日乐也得唱。”

在臧天朔的护力下,

斯琴格日乐进入了音乐人的梦想公司,

签约正大国际音乐。

作为良师的臧天朔也高兴表示:

“希望斯琴格日乐好好做人,不要飘,不要那什么,继续大家一起合作。

作为我和我的乐队,希望一直和她合作。”

没多久,臧天朔就和斯琴格日乐再度合作,

为斯琴格日乐制作专辑《新世纪》,

这张专辑展现了蒙古儿女的热情与旷达,

让人感受到了草原的力量。

《新世纪》拿下了“十大金曲最佳新人奖”,

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

她还被评为了“这个女性摇滚第一人”。

三、被小三,被堕胎

斯琴格日乐连续四年登上春晚,

每年都有新专辑发布,

可斯琴格日乐的第二张专辑却销量惨淡,

这期间,她和臧天朔的关系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有记者发现,斯琴格日乐和臧天朔竟然住在一起,

每天的朝夕相处,让他们的感情迅速升温,

从师徒转变成了恋人,两人还一起同居,

当时斯琴格日乐还发公开信否认恋人,

称是老师与朋友的关系。

只是斯琴格日乐不知道的是,

臧天朔早有妻子。

那一年,臧天朔的妻子怀孕了,

臧天朔对斯琴格日乐说:

“有一个女人怀孕了,我们的感情有很多年,像兄妹一样。”

臧天朔的妻子是意外怀孕的,

他不舍得打掉孩子,

想等孩子出生上完户口,长到一岁再离婚,

臧天朔跟斯琴格日乐承道:

“等小孩长到一岁就离婚,我一生一世不能离开你。”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

斯琴格日乐怎么不难过,

可她明白这很多年的感情有多不容易,

就像她13年没有结果的初恋一般,

作为蒙古人,她对生命十分的尊重,

她妥协了,并幻想以后和臧天朔的幸福生活。

没多久,斯琴格日乐也怀孕了,

可这一次,臧天朔的态度却发生了大转弯,

他劝斯琴格日乐打掉孩子,

蒙古族人对生命有天生的敬畏,

她珍惜别人的孩子,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得不到珍惜,

同样都是臧天朔的孩子,

为什么这一个却要被打掉?

斯琴格日乐不明白,她不死心,

找到了臧天朔的妻子,希望她能够成全他们。

臧天朔的妻子叫李梅,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长得很漂亮,

在臧天朔还没有出名时,两人就在一起了,

不过李梅并不是娱乐圈的人,

臧天朔有意保护李梅,

没有透露过多李梅的消息,

也没有让她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对于李梅来说,斯琴格日乐是“小三”,

如今“小三”上门求成全,

换谁都要气得跳脚,可李梅却很淡定,

她说:“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已经习惯了,我就像臧天朔的妈,给他关怀和爱,

至于是否忠于我那是他的事,

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来烦我。”

原来,臧天朔有很多女人,

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斯琴格日乐失声痛哭:“这样图什么呢?”

从李梅离开以后,

斯琴格日乐给臧天朔打了电话,

让他陪自己一起去打胎,她说:

“这三年来走过的路,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不要了!”

看似释怀的背后,更多的是无奈,

夜深人静时,再次想起自己那未出生的孩子,

斯琴格日乐陷入深深的悲伤里,

就在某个睡不着的晚上,

她吞下了一大把安眠药,尝试一死了之,

幸运的是,朋友及时发现了她,

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四、分手之后

这段事情结束后,

当记者问臧天朔“最近和斯琴格日乐还有联系吗?”时,

臧天朔只是冷漠回答:“没联系。”

记者问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时,

臧天朔继续冷漠回答:“也没什么关系。”

不同于臧天朔的冷漠,

每次提起臧天朔,斯琴格日乐总是忍不住地流泪,

2003年接受专访,

当主持人说到“当真爱来临时”,

斯琴格日乐直接起身掩面哭泣,

再次回到镜头前时,带着两个红红的眼眶。

回忆起这段恋情,斯琴格日乐说:

“那个时候你可以很道德的告诉我,

根本不爱你,咱们分吧,那就分吧,就是这么简单。

可跟你好,然后欺骗你,

我觉得那个是不道德的。”

问到现在两人的关系时,

她说:“结束很多年了,现在见着面之后还是好朋友,但是不可能有任何火花。”

两年后,再次谈起臧天朔,

斯琴格日乐仍旧控制不住情绪地哭了,

她说:

“要崩溃,第一个念头就是跑掉,让眼前这个男人赶紧消失。”

2008年,这个让斯琴格日乐屡屡痛苦的男人,

因为多起斗殴命案被逮捕,还被判了刑。

臧天朔入狱后,李梅一人扶持着一双儿女,

每个月都会去探望她。

这一年的斯琴格日乐也不太平,

她和金莎在网上互怼,

最后以斯琴格日乐名誉权胜诉告终。

五年后,臧天朔假释出狱,

他出现在了斯琴格日乐的庆生会上,

有网友在照片下问道:“她不是你老婆吗?”

这一次,

臧天朔终于正面肯定了他和斯琴格日乐的感情:“前。”

两年后,臧天朔因为肝癌住院,

在临终前,他对斯琴格日乐说道:

“年轻时,让你受了不少委屈,对不住了。”

2018年的9月28日,臧天朔因病去世。

斯琴格日乐名誉出席臧天朔的追悼会,

她在网上发了一篇文章《如来生相遇,愿看你健康笑傲的模样》,

时至今日,53岁的斯琴格日乐仍旧单身,

她在歌坛的地位大不如前,

甚至沦落到接商演的地步,

她还锻炼出了一身的肌肉,

尽管外界流言纷纷,但此刻的斯琴格日乐内心强大,

正如她所说:

“做一个清澈的人吧,清澈着面对这个混浊的世界。”

看完记得关注@文刀贰 图片来源网络 侵删

相关的主题文章: